北京“小汤山医院”加紧建设
来源:北京“小汤山医院”加紧建设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3:46:25


此后,他一直在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体系内工作,他还不惜拒绝了很多诱人的邀约。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当地时间3月3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海默采访时表示,自己和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(NIAID)主任福奇“相处融洽”,并称赞对方“工作出色”“是个好人”。

3月30日,福奇称“疫情如控制不当可能会有二次高峰期”,并表示“导致10-20万人死亡也有可能”,但强调“通过努力可以改变”。

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在谈及美国疫情时指出,从流行病学来看,早期时,当新冠肺炎病毒“人传人”消息被证实后,特朗普政府发布了相应的管制措施。从那以后,美国政府跟踪了两个礼拜,检测出了几十名病例,这说明美国政府早期的做法是正确的。但是,美国政府错误地只对某些国家有反应,而忽略了其他地区。

卢山认为,这是因为美国未能针对病例进行进一步调查,他们是什么人?背景是什么?每个人都究竟从哪里回来?现在美国根本搞不清楚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许多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国人,因此“松了一口气”。

3月13日,美国宣布对欧洲进行封闭,却没把英国和爱尔兰封锁在外,后来才把英国和爱尔兰包括进来。

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。

很显然,在经过一段时间“冲撞”后,特朗普较他的绝大多数保守派“队友”更早、更清晰认识到,此时此刻“遵医嘱”更靠谱、也更符合自己连任的需要。